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拯救谷歌硬件设计的女人

  • 公海手机版app
  • 2019-03-19
  • 279人已阅读
简介【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1月12日报道(编译:福尔摩望)“谷歌化”(ToGoogle)早已被收录进字典,但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它是否可以归结为细微的触感,比如Pixel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1月12日报道(编译:福尔摩望)

“谷歌化”(To Google)早已被收录进字典,但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它是否可以归结为细微的触感,比如Pixel 2智能手机侧面的薄荷绿电源按钮,背面指纹扫描仪的位置,或者启动Google Assistant的“侧面挤压动作”?

对谷歌来说,突出自己的硬件身份正在变得非常重要,因为在过去几年里,谷歌一直试图超越搜索、软件、广告和人工智能,希望能在硬件方面也有所作为。这一点现在尤为重要,因为该公司不仅推出了新的Pixel 3智能手机,还推出了Google Home Hub以及一系列全新的笔记本电脑和平板设备。作为硬件领域的新手,谷歌正试图被认可,以便更好地与苹果、亚马逊和三星这样的老手竞争。

但这很艰难。大多数智能手机看起来都一样,而且谷歌在硬件历史方面也有一些糟糕的决定。早在2013年4月,当该公司发布增强现实头显原型Google Glass时,其内部硬件设计团队的局限性就已经变得非常明显了。Google Glass销售扑街,在以1500美元的高价推出不到一年后,就被公司从市场上撤下。谷歌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在2014年邀请了珠宝设计师Ivy Ross来拯救Glass项目。随后不久,她又被任命为这家科技巨头硬件设计团队的负责人。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Ross,但正是这个说话温和、头发灰白的女人,后来将薄荷绿的电源按钮添加到了Pixel智能手机上。正是Ross把你的谷歌音箱设计成了鹅卵石形状。没有Ross的签名,任何谷歌硬件产品都不会上架销售。那么,她能不能把这个搜索巨头转变成为一个强大的硬件设计领导者,甚至让人们喜欢上Google Glass呢?

“我认为设计不是谷歌正在反思的唯一因素,”智能手机分析师Carolina Milanesi表示。“这一切都是关于体验。虽然这些设备必须在视觉上吸引人,但真正重要的是它们的功能,而不是外观。”

谷歌因何而变?

然而,直到两年前,谷歌还没有产生真正的硬件野心。它的Nexus系列手机并不是内部设计的,这一系列手机的存在只是为了展示Android系统。但是,Android在市场上的地位现在是不容置疑的,这就导致制造商在创造最好Android手机方面存在着激烈竞争,谷歌也不再需要Nexus来展示Android的功能。那是什么导致谷歌产生变化呢?

看起来,谷歌终于意识到单靠软件是无法增长的。全球设计公司Frog的创意总监Ian Lee表示,它必须拥有更多的经验,才能为搜索和人工智能找到一个新的视角,而这种视角又必须在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都随处可见。

于是,2014年,谷歌开始让Ross负责,推出了第一个#MadeByGoogle活动,并为其硬件制作了视频广告。谷歌在这一视频中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愿景:白色背景上的搜索框轮廓在30秒内慢慢变成手机的轮廓。“这一愿景标志着谷歌从那时起就开始着重未来的硬件设计工作,”Lee说。

谷歌的第一款Pixel设备,Chromebook Pixel笔记本电脑,于2013年发布。该系列的第一部智能手机于2016年发布。开发这款手机的一个原因是为了支持谷歌在美国部署的Project Fi。

咨询公司Ovum的消费者技术高级分析师Daniel Gleeson看到了一个更长远的布局。就在欧盟开始调查谷歌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的时候,第一款Pixel手机发布了。“谷歌很有可能预计到欧盟今年的裁决,这将迫使它放松关于Android的规定,并希望在市场上推出一款以谷歌为中心的设备,”他说。谷歌的目标是展示和构建谷歌服务。一旦谷歌对Android设备的垄断被打破,谷歌需要能够提供Android制造商可能不会提供的服务。

但是谷歌迅速将触角延伸到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之外。Frog的创意总监Francois Nguyen表示,公众对Glass表明了一个明确的信息:“这些针对面部的技术是令人讨厌的。”虽然从技术上来说,它可以实现所承诺的东西。但是,Glass出现的时机太早了,那时人们还没有真正理解增强现实、语音用户界面和数字助理(这也是头显的三个核心部分)。

这是一款超越时代的设备,但却成为了与第一款蓝牙耳机类似的群嘲对象。即使在今天,AR和混合现实头显仍然是一个新生产品——无论是Glass、微软HoloLens还是Magic Leap的One,它们都在努力地寻求在更广阔的市场上崭露头角。伦敦设计公司Swift Creatives的创意总监兼工作室负责人Matthew Cockerill表示,Glass也受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相机因素的影响。“对许多人来说,Glass象征着谷歌对隐私的冷漠态度,”Gleeson说。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市场抵制,包括公共场所的禁令,甚至袭击佩戴Glass的用户。

当Ross加入谷歌试图拯救Glass时,她也无能为力。一切都太晚了。谷歌曾试图同时处理太多的需求,试图将一个小型的创新工程挑战与合适的人体工程学、美学、伦理学调和起来,以吸引多样化的用户群。Cockerill说:“这与其说是硬件设计失败,不如说是用户体验失败。”

但是Glass并没有死亡,该设备的迭代产品已经进入了一些工业行业,波音、通用、DHL和大众等公司实际上已经部署了该设备。Cockerill说,工业并不关心美学问题,只要一个设备在安装风力涡轮机时能提高质量和生产率就行。

为了让Glass重新为消费者所用,“我们的挑战将是硬件技术,要能够使其具有合适的功率、尺寸和外观,”Lee说。“Ivy Ross在珠宝设计方面的背景无疑有助于推动产品的成功。”

用艺术再次吸引用户

Ross说,她已经准备好让大众爱上谷歌的硬件产品。作为设计副总裁,她的工作是定义谷歌产品在你手中的模样。你如何将谷歌搜索框、Chrome浏览器甚至Android的欢迎度从数字世界转化到现实世界?Ross在谷歌的新同事对答案很肯定:“古怪,”他们说。“你知道我们很古怪,你究竟在想什么?”

“我会告诉他们:不!”Ross说。“你们不会想在硬件上继续保持古怪风格。”Ross的设备不那么引人注目,没有锋利的边缘,甚至覆盖着织物。

这就是Ross想带领谷歌前进的方向。她称之为“人性、乐观和大胆”。她说,人性部分是指更柔软、更有触觉的形状,包括使用织物;乐观,反映在颜色范畴中;至于大胆,在大多数人看来,这可能更像是细微的触感,比如Pixel的绿色或橙色电源按钮上突然冒出的颜色。

当该公司在去年的#MadeByGoogle活动上首次展示其硬件产品的极简主义美学时,公众的评论是积极的,并展示出了惊喜和期待。“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家大型科技公司为了庆祝其在美学方面的成就而举办了一次完整的活动。这实在是太养眼了,”一名媒体编辑写道。 另一家媒体表示:“谷歌可能还没有完全精通硬件设计语言,但它已经给出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答案。”

更复杂的是,谷歌在2014年收购了家庭安全和物联网初创公司Nest,Nest产品充满着未来主义和以技术为中心的外观和感觉。Lee说,这两个业务部门的硬件策略和设计理念完全不同。现在,谷歌正在将Google Home和Nest结合起来,以更好地应对快速增长的智能家居产品。

当然,设计美学是时尚的潮流。Nguyen说,今天的设计语言大多受到苹果Jony Ive工作的启发,或者被定位为与之形成对比。

Ross非常清楚这一点。她和团队刚刚推出了Google Home Hub——一款智能家庭设备,带有屏幕和扬声器,但没有亚马逊和Facebook产品的标准摄像头。Ross说,这个产品的想法是在一个漂亮的相框和一个像智能家庭设备一样的“黑匣子”之间创造一些东西。“我们想找到一些非常简单的东西,我们想让屏幕浮动起来,但是我们也想确保声音足够强大,”她说。她的团队设计了大约200种不同的纸质模型,但总是打算用柔软的织物覆盖音箱。

柔软质感在谷歌硬件中很常见。Pixel 3具有可选的织物外壳,谷歌的小型智能音箱则看起来像河流中光滑的鹅卵石,这要一切都要归功于一种柔软的灰色面料。新的平板电脑Google Pixel Slate可能没有织物,但是键盘上的圆形按键给它一种不寻常的柔和外观。

今天,不仅仅是谷歌在关注柔软外观和材料。苹果、亚马逊和其他大公司也在设计他们的产品,以适应更亲密的家庭环境。Cockerill说,但是谷歌是最先提出这一想法的,“建立了一种不同于苹果和三星纯技术简约主义的设计语言”。“他们将织物的使用推向了一个新的水平,同时也引入了有趣的颜色。”

Lee说,谷歌现在面临的挑战不是“仅仅是因为其他厂商的复制,而是要保持他们的设计DNA和视觉完整以及不妥协性”。他补充道,看看亚马逊的Echo,“当他们决定让产品变得更织物化、更圆、更友好时,却与他们最初的酷、硬边技术美学相去甚远。要想分辨它是Echo还是另一产品,还需要多花一点力气。”

对Ross来说,圆形边缘和柔软面料不仅是她作为珠宝设计师的灵感,也是因为她是一名女性。“我认为我们需要男性和女性的视角,这是一种视角的平衡。使用直觉而不是数据显得更女性化,这在硬件的某些方面表现的更加明显。”

然而,“设计和软件能力并不总是能齐头并进,”Milanesi说。以谷歌的Pixel Buds为例,虽然外形看起来不错,但并没有达到产品宣传所说的标准,尤其是它的实时翻译功能。Gleeson说,这项工作仍在进行中,和Glass一样,上市的太早了。他说:“其翻译技术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但速度太慢了,在与别人交谈时会显得非常失礼。”

谷歌的下一步是什么?

当被问及她的团队下一步打算做什么时,Ross只是笑着说,谷歌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扮演硬件玩家的角色。那么她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一部折叠式手机,就像三星的新概念手机一样?Ross说,谷歌选择做一件事,不会仅仅是因为它有可能。“我认为我们并不需要新的手机外形,”她说。当然,这并不妨碍谷歌与三星在软件上密切合作,开发可折叠手机。

Ross补充道,毫无疑问,该公司将继续把创新重点放在软件、相机功能、传感器和人工智能上——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建立一个互联的生态系统。因为最终,技术必然会变得非常流动。“你家里的东西将会和你在外面穿的衣服紧密相连,而我们也希望和你在一起。”这是可以理解的——考虑到计算和所有的相关服务,正逐渐越过从以应用为中心的智能手机数字边界,越来越多地溢出到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产品之上。

然而,谷歌是否应该为自己的硬件费心呢?Gleeson表示,这是毫无疑问的,硬件是确保谷歌服务得到使用和被市场接受的最佳方式。就像亚马逊的Alexa一样,它最初通过Echo获得了人气,但现在正在第三方设备上寻找出路。

然而,为了超越竞争对手并与消费者展开深度互动,谷歌需要一种类似于苹果和微软的垂直式进路。毕竟,谷歌的硬件销售仍然很少。Cockerill说,谷歌需要提供整合硬件、软件和服务的用户体验。“随着三大巨头的激烈竞争,这种存在和紧密集成的用户体验带来的收益让他们不仅能够脱颖而出,而且最终在当今极具颠覆性的市场中生存并找到自身的优势。”

文章评论

Top